当前位置主页 > 萌芽松 >
热门搜索:

还有那群扑棱着翅膀从电线杆上跳下的麻雀

    发布时间:2019-05-04    来源:未知

  是啊,即便每天住在半旧的小区,碰见半旧的人,唱着半旧的歌词,糊口半旧地过,我也会浅笑以对,由于生命里有着全新的爱和等候。

  我记得每小我的笑容,每段情的绵长,每株草的萌芽,每朵花的怒放。天边落霞熠熠流光,见证我在这里一点一点地扎根,一步一步地前行。

  天边落霞映进我瞳孔,闪灼如碎钻。“妈,顺其天然吧。住在这曾经很好了,我感觉我早习惯了,也喜好这里的糊口。”

  魏献策点评:小作者以沉着细腻的笔触,在“追随将来”和“果断回眸”的矛盾中表达了本人对糊口的见识。文中以“落霞”、“旧城”作为布景,既有隐喻,又作映托,使文章显得摇摆多姿、内涵丰硕。

  身旁的母亲在满天红晕映托下嘴角勾起光影,她挥舞着双手,列数着将来的打算。“等我们攒够了钱,便在接近你读高中的处所买套斗室。哎!有钱也要懂得享受!糊口呀,才有个奔头。”

  我想起雨天屋檐下那只白猫,它总用琥珀色眼眸凝望屋前的水洼,似在疑虑那银色月盘何时已落下。那群满身脏兮兮的狗,每天固按时候总会围坐在肉铺前,固执地期待着店东偶尔施舍的一根骨头。还有那群扑棱着同党从电线杆上跳下的麻雀,迈着小碎步在马路边跳方格……

  我想起每年过节时,邻人奶奶拄着手杖颤颤巍巍为我送来轻飘飘的红包,脸上舒心的笑,撑开了精密的皱纹,像极了泡开的菊花茶。成衣店的王姨,会送我她亲手做的裙子,裙襟上苒苒盛放的刺桐花,是她一针一线缝上的春意。噢,还有,那总爱用残留着玫瑰香味的厚实手掌拍我的头的花店叔叔,风风火火地踩上单车,送来的一捧鲜花,余香今犹在……

  落日在天际踽踽独行,落霞连绵了漫天诗意。顺着这个不算高档的小区看过去,灰暗的建筑连着一片更为破落的旧城区。

  历来情深,即便缘浅。我可能将要千百次地追随夸姣的将来,但光阴阻遏不了我果断的回眸。

  我想起每天临出门前,母亲总绽着笑靥为父亲整好衣服的褶皱,回身将装得满满的保温杯塞进我的书包,叮嘱我骑车把稳。我想起盛夏七月,院子里玉兰树花开满枝,清香环绕;旁边芒果树上一无所获,在阳光光耀中笑得花枝乱颤,这时,保安爷爷总会耐心摘下,拣好分筐,挨家挨户地送,那一丝甜美历久弥新……

(责任编辑:admin)

推荐图文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